2011年1月26日

百年孤寂

  
跨年夜,一個人獨居在外,看著電視螢幕裡熱鬧的跨年會場,只令她感覺寂寞。

也不是第一次了,跨年總讓人覺得空虛,煙火一瞬間燦爛了夜空,但剩下的夜黑得可怕,靜得駭人。跨越了某條無形的線,一切沒有什麼改變,舞台上,歌手們繼續賣力而毫無意義地表演著。

在她的眼裡,跨年夜,就是這樣的一個夜晚。

她渴望能有個人陪她,當然,不是什麼人都好。不對的人只會讓自己感覺更糟,她已經遇到太多不對的人了。她有個不為人知的癖好,而她也希望,如果能夠選擇,她的伴侶也能有相同的愛好。只可惜,在那個圈子裡,要遇到對的人,恐怕需要很好很好的運氣。大多時候,經驗提醒她,要優先好好保護自己。

她慘淡地笑了,信手關掉電視。還沒到倒數的時候,但一個人喊著五四三二一什麼的,光用想的都覺得不堪。煙火不看也罷,每年還不都那個樣?上網嘛,論壇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新文章吧。不如睡去,她這麼說服自己。

只是躺在床上,還睡不著的時候,想起遠方那群歡鬧的人們,彷彿聽見他們的喧囂,使得寂寞把心挖得更空了。心中的空缺引發慾望,像是要填滿那深穴似,潮水般捲了上來。她無法克制那樣的渴求,她壓抑得太難受了。有只木柄梳子,被她擺在床頭,就是為了這種時候準備的。

由於是這麼特殊的夜晚,她心想,給自己點禮物,也不過份吧?一面褪下自己的睡褲,一面這麼想著,意淫起心中朝思暮想的場景。一雙溫柔又嚴厲的大手,把自己的內褲也給扒了下來,赤裸裸地露出光屁股。噢,在這樣的夜晚,這才是最適合的跨年儀式了。煙火又算什麼呢?她的屁股會比煙火更響,會比那短暫的燦爛紅得更漂亮。比起那轉瞬即逝的瞬間,至少,屁股上的疼痛還會伴她入眠,甚至還能多陪她個兩三天,不會讓她一個人。

她彷彿聽見那男人的聲音,堅定卻深情地問她:「那麼,妳自己說,這次該打多少下呢?」

她的眼睛將會骨溜溜地打轉兒,帶點淘氣又怯生生地回答他:「既然都要民國百年了,就打一百下吧。」

於是,她在屁股上,燃起了屬於自己的跨年煙火。帶著疼痛中殘餘的溫暖,想像自己與某個人相擁而眠。

  

1 則留言:

  1. 隨手寫的極短篇,故意改變了下風格 XD

    回覆刪除

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,我們不太喜歡這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