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8日

琵琶行 一

親愛的蟲子,生日快樂!之前妳老是嚷著想上我的課,但是妳不是國中生,我也暫歇教職了。僅以拙作,聊表心意。願妳往後每一天都快樂。




       我的國文老師是個小個子的女人。這裡說的小個子,是個經過比較後的結果,而我是對照組。黑棕色的長髮,總是紮著公主頭。說話小小聲,感覺很溫柔。我們在背地裡管她叫「碎花」,因為她的氣質,更因為她的穿著。


       這是我第二次回到這個校園,我擔心同學會發現我的不同,更害怕新一輪的導生關係會如同上一回那般不堪。在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下,開始新的學期。

        所幸,這一切都沒有發生。和同學的關係似乎好過了頭,我被拱舉推上了班代的位職。第一次見到碎花是上上週二,下過雨的午後第一節,鄰座的小魚搖醒我「欸欸,蟲子別睡啦,打鐘了。」唉,菜鳥。「國文課不重要啦!」我朝她擺擺手,繼續窩回桌面。

       據說碎花走進教室時,整個教室籠罩一股典型女校特有的喧鬧,她慢慢的在黑板上寫下她的姓名,然後靠著講桌,蹙著眉很專心的修理指甲。氣氛開始凝重是在她修左手第二支指頭的時候,而我也是那時才抬頭看見了她。她揚了揚眉,依舊倚靠著講桌,彷若無骨。

      待教室彷彿死寂了,碎花才暫時放下手上功夫,抬起頭來,懶洋洋的說「各位下午好,我跟大家一樣都是這所學校的新生,未來的一年,將由我來講授貴班的國文課,這是我的名字。」她很隨性的揮一下手指。「我跟大家一樣不想上課,所以就這樣罷。」語畢她又繼續鑽研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  「都是妳啦!老師生氣了!」「最好是咧!妳剛都沒講話是齁!」少女們互相指責,碎花無動於衷。「蟲子妳是班代,妳去哄老師啦!」「對呀對呀,連舍媽都吃妳那一套耶!」亙,躺著也中槍。「好~~~~~啦~~~~~~~~」再不情願也無法改變我是舌粲蓮花的班代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   我蹦跳的來到講桌前,努力扮演一個天真可愛的高一少女。擠出最燦爛的笑容和清澈的大眼,捏著嗓子娃娃音「老師不要生氣了嘛」即使站在講台,她還是得微仰著才能跟我面對面。「我沒有生氣呀」她眨了下眼,我發現她的睫毛好長好長。「那我們來上課嘛,老師,我最~~~喜歡上國文課了!」「是嗎?」她笑了笑,直視著我的眼睛,眼底沒有笑意。

     「我知道了,妳先回座位吧。」幾乎是用逃跑的狼狽方式離去,我對小魚輕吐了吐舌頭,表示搞定了。「阿!同學,妳叫什麼名字?最喜歡上國文課的那位。」碎花的聲音拋出,像繩索套上脖子突地收緊,我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。「她叫王思雅」「她是我們班班代唷」還未轉過身,少女們便已興高采烈的搶答。

    「3號王思雅是嗎?很好,我、記、住、妳、囉。」她說話小小聲,感覺很溫柔,感覺。

2 則留言:

  1. 喜歡喜歡~~~等待下一篇~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啾咪~

    感覺這老師很變態XDD

    我記住妳囉XDD

    回覆刪除

請儘可能的不要使用匿名模式留言,我們不太喜歡這樣...